六安市公安局

警务资讯

  • 警务要闻
  • 六安警讯
  • 警营风采
  • 图片新闻
  • 公示公告

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营风采

一个缉毒女警的自传(霍邱县局 王帅)

发布时间:2018-05-22 新闻来源:六安市公安局 点击率:

霍邱县局禁毒大队王帅

最近,像是得了某种健忘症似的,做啥忘啥,干啥忘啥,说啥忘啥。这么精彩的前半生,要是日后都不记得了岂不可惜 ,于是从今天之日起动手,记录。

第一章成长的路上感恩有你

当你陷入困境时,是谁为你解开枷锁。

当你无力前行时,是谁为你拨开迷雾。

当你想要放弃而停滞不前时,是谁为你在背后鼓舞助力。

人物:副连长

故事背景:大二那年,有部队情节的我毅然选择投身军营。从小生活环境优越的我,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公主病。进军营的第一天,训练、生活的残酷环境,将我的骄傲与自尊剥夺的体无完肤,让我清醒的看到一个没有父亲庇护下,一无是处的我,崩溃、无助、恐惧……(已经无法复述当时的心情)

原来我也可以很棒,这种感觉so good

当新兵第二天,就赶上军容风纪检查。我清楚的记得,我穿了一件军用棉袄打底,外面穿了件作训服。总感觉哪里和别人不一样,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于是,出现了我和副连长第一次尴尬的“会晤”。事情是这样滴,副连长带着排长们认真的查看每一个人的警容风纪,本来都已经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又突然折回头,仔细得看了看我,又看看别人,然后让班长掀开我作训服的衣角。我现在都依然记得那天班长看到我衣服后抓狂的神态,一脸懵逼的我居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大错。人生中的第一份检讨书由此而来,此后的几天里,班长,排长对我各种的不待见。日子只能用惨、惨、惨来形容。那时的我还不明白什么叫军人荣誉。

新兵连的第四天,摸底考试。副连长巡考,走到我跟前,站定。“小同志,字写的不错,看档案里,你是大学生?”我回答,大二。他点点头,移步离开。没几天,团里组织元旦晚会,班长通知我,让我接受电视台的一个采访。说的啥,我忘记了。但是从那天起,貌似班长看我的眼神没有那么“不友善”了。再后来,代表新兵发言表决心,站在台上大家都给我鼓掌的时候,感觉挺不错。好像这里没有那么讨厌,好像自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劲。我开始喜欢上这里了。

后来训练的日子里,我格外刻苦。但成功总不是一帆风顺。一天晚上,排长来班里宣布副班长的人事任命,(三排长是个女的,后面有单独介绍她)没有悬念,非我莫属。可是剧本偏偏不按套路,三排长的几句题外话,把我的骄傲再次打入谷底,她说,关于你们班的人事任命,其实是很有争议的,我认为小姜同志就很不错,上了大学并不代表就优秀,不当副班长就不代表没有能力,这件事上我保留个人意见。转身,一个潇洒的背影就走了。当时我就感觉自己被人狠狠羞辱了一番,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针对我,委屈的眼泪一直在眼睛里打转。毫无当上副班长之后的喜悦之情,接下来的几天,我自暴自弃,更多的像是一个孩子似的在赌气。既然说我不好,说我不行,我还不稀罕什么狗屁副班长,爱谁谁当。几天后的夜里,我开始履行副班长的职责,和班长一起值夜班(夜班两个小时换一次岗)。深夜,班长站在我旁边冻得直哆嗦,我痴痴的望着满天的繁星,想爸爸,想妈妈。第一次离家,这么的想念。恰好此时,副连长带着排长们开完会回来,看见我和班长值班。原本男排长们只是想恶作剧从身后吓唬班长,被警觉的班长识破诡计,但我却丝毫没有反应。副连长说,小王同志,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士兵该有的表现。我低下头说,我知道我很差劲,让你们失望了。听到此话,原本准备上楼离开的副连长又折了回来,怎么了,受委屈了?我摇摇头,是我做的不够好。副连长说了一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他说:“部队就是这样残酷的地方,自怜和害怕换不来别人对你的尊重,尊严和认可需要你比别人付出百倍的努力才行”。我觉得你很棒,也很努力,但获得更多像我这样的人的认可,你得更加的努力才行。这样的话,我上学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老师教会我的只是课本上的知识,没有告诉我,遇到挫折该如何正确的应对。

后来的后来,每一天,我都非常刻苦的训练,别人午休的时候,我一个人拿着自己的外腰带,扎成手榴弹的形状大小,一个人练习投掷,从这头扔到那头,跑过去捡回来,如此往复(因为那时我的投掷动作要领不标准,没有达到可以实弹投掷的水平),不知道多少个中午,警备区的操场上都有这样一个小小的身影,那个倔强的不服输的小同志。引体向上,多少女兵的噩梦,包括我。第一次测试,15个女兵全军覆没。噩梦般的日子,如期而至。下午体能,三排长通知所有女兵带上宽的背包绳,来到单杠前。没错,她把我们一个个的双手都绑在单杠上,双手必须紧紧抓牢单杠,否则,就和电影情节里的吊打没有两样了。刚开始,大概只能坚持40秒左右,就双脚悬空吊在了单杠上,后来慢慢的每次吊杠时间都可以增加。过程无法赘述,只是每次训练时的场景颇为壮观,女兵们都哭着喊着自己坚持不住了,然后放下来的时候,双手充血肿的和红萝卜一样。记得第一次吊杠回去,因为双手严重充血肿胀都不会用筷子吃饭了,只能用双腕夹住汤勺,慢慢往嘴里“够着”吃饭,结果就是一个个饿着肚子睡觉。为了增加臂力,别人做三组俯卧撑(一组50个),我和小高同志相互鼓励着做五组。上海警备区的冬天晚上很冷,我和小高只穿了件秋衣和作训服,在室外练习俯卧撑,每次大约做到20个左右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想要放弃的念头就会浮现脑海,但另一半的我又会努力说服自己,也许我还可以再坚持最后一个,于是就这样,我们做到了,汗水顺着帽檐滴在了地上,离开的时候地面已经凝结成了薄冰。从那时候起,我知道其实副连长说的对,一个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只是有时候我们看轻了自己能力的极致。三公里,一直都是我的优势项目,可也有马失前蹄的一天。在每次下午的体能测试中,我的长跑成绩,会比男兵还要突出,在一次班长安排的陪跑过程中,被九班长大骂一顿(后面章节有详述),然后被罚了一个人再跑十公里。那天下午警备区的操场上站满了训练的同志,我一个人围着警备区的操场一圈又一圈的跑,刚开始还能听见其他连队的同志给我的加油声,掌声,后来什么也听不见了,仿佛整个操场只有我一个人,风和云朵陪着我一起奔跑,其实那种感觉很神奇,那天,对,我可以肯定那天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后面详述)

训练日复一日,我拼尽了全力。但人总会有疲倦而迷茫的时候,那段时间练习几种战术的匍匐姿势,体能消耗特别大,我真的是行经在队列中都可能已经睡着了,要命的是,我们规定了两个星期才可以洗一次澡,幸好女生也都留着板寸的头发,否则头发一甩都可能飚出几两油,又幸好那时新兵连一个多余的镜子都没有,全连只有一个仪容镜,还不可以多看几眼,好在我没有记住那时自己的模样,否则我恐怕都会嫌弃那时的我。最最要命的是,由于刚开始我对战术基本动作要领的不掌握,导致自己受了很多伤,肘部,膝盖,脚腕的皮都被磨掉了一大块,屁股也在与地面碰撞摩擦的过程中肿了一大块,夜里一个人偷偷在被窝里揭下创可贴,我咬着嘴唇生怕会哭出声来。那段时间我特别迷茫,我不知道自己跑来部队遭这个罪是为了什么,这样做真的值得吗。我想家,好想给妈妈打上一个电话,告诉她,妈妈我想回家。但是新兵连有规定,两个星期才可以打电话报平安一次,而且每次通话不能超过5分钟。这样以来,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是给家里打电话,但又总是拨错电话号码,怎么拨都不对,好不容易电话接通了,通话时间到了。那种梦里抓狂的感觉就要疯。就在我感觉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临界崩溃边缘的时候,原本那天下午是副连长给我们上政治理论课,就在副连长课上到一半,眼睛正好看到我,与我四目相接,我眼泪快掉下来的时候,副连长朝我给了我一个安慰性的微笑,那是全世界最美好的笑容,没有之一。他说,课今天就讲到这里,这段时间的训练大家都很辛苦,今天给大家一个奖励,所有人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这次每个人可以打15分钟的电话,当他说完的时候整个教室都沸腾了,小高同志居然直接就哭了出来,那刻,我不想哭,我觉得自己好幸福。那天的电话我让给班里的其他几个同志先打,看她们都哭的稀里哗啦出来,竟然有些不解。和梦里的电话不一样,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妈妈问我苦不苦,累不累,想不想家,居然我和梦里的回答都不一样,我说在这里可好了,学到了很多知识和本领,训练一点也不辛苦,因为吃的多,自己都长胖了,嘻嘻哈哈的和妈妈聊了一通。我想我至今出门在外报喜不报忧的“坏毛病”就是那时养成的。

下连队前,副连长对我说。带兵几年,遇到过很多新兵,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个。一个是在考核前身体突然不适,为了全连的荣誉,那个新兵硬是咬着嘴唇坚持跑完了三公里,晕倒在终点的那一刻现场的人都惊呆了,满嘴是血,双手握拳指甲嵌入了肉里,他是为了捍卫全连的荣誉,为了捍卫军人的尊严。另一个是我,很多次他想我可能会放弃,但是看到操场上那个倔强不服输的身影,我留给他的都是震撼和坚强。他说,这样的荣誉和掌声是你自己拼出来的,你担得起。那年,我以南京军区考核全优的成绩,获得上海警备区唯一一个“优秀士兵”称号的女汉子。

记得,那天我站在领奖的舞台上,全团的人都看着我,给我鼓掌拍照,我特别骄傲和自豪。我突然觉得原来靠自己的努力换来的尊严与认可,是这么棒的一件事。

我做到了,原来我也可以很棒!

副连长之于我,亦师亦友,他的出现开启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人物:三排长

故事背景:从见到三排长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未来的日子可能不好过,因为她的脸上分明写了三个大字“惹不起”。她有军人身上特有的气质,做事说话干净利落,对训练要求及其严苛,其实更多的时候,我很“怕”她。直到新兵下连队,我见她都是战战兢兢。

对你严苛的领导,有时候是爱你的另一种表现

前面交代过了,新兵第二天就把排长给得罪了,因为我给全连的荣誉抹了黑。后来又因为演讲稿内出现了不合适的内容,差点酿成“大错”,又被她扣上了闯祸精的帽子。在后来的训练中,她对我是诸多刁难,她与我就是新兵连噩梦般的存在。

一次学习防毒面具的使用,由于紧张,计时赛的时候我总是比别人慢一点,她看我的眼神,用二个字来形容比较贴切,嫌弃。真的是那种表情,她越是这样特别的关注我,我就越紧张。最后她忍不住发火,平时不是挺机灵的一个姑娘,怎么这个这么简单你都做不好,我看你也就那样,什么副班长,你看看人家,那是她第二次公开的羞辱我。还有一次连里开展分解枪支的比赛,由于平时训练的成绩比较好,班长推荐我和其他班的男兵们一起比赛。结果,搞砸了……那天那枪和中了邪似的不听使唤,在卸某一个部件的时候死活拆不下来,我记得手都弄破了都没有注意。别人都拆装完毕我还在纠结同一个部件,这次三排长还是没能放过我,说我关键时刻掉链子,一点集体荣誉感都没有,问我是不是笨,反正差不多就这些话,可这次是当着全连战友的面,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我,我毕竟是个女孩。这时候副连长来了,没有说话,拿起了我的枪查看,经他确认后,这把枪自身生锈有问题。没有道歉,没有安慰,三排长没有再纠结此事。可我竟然以这种方式让全连的战友认识了我。我想再糟糕也不过如此了吧,事实证明我错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炸弹。

由于手榴弹的投掷动作要领不对,又一次被提溜到大家面前。话说三排长的教学手段也是蛮特别的,她让我去连部抱了一箱训练用的仿真弹(与实弹成一比一比例但重量要重得多),在她指定的场地一个人砸弹坑,所谓砸弹坑就是让我弹着点在同一个位置,顺便练习投掷动作要领。这个训练的地点不得不提一下,在训练场的一侧位置,也就是整个警备团的人训练的必经之地。我都不记得那天有多少双差异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什么自尊呀,自信呀都被无情的践踏了一地,我感觉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倒霉的人了,能被三排长这样的“特殊关照”。

历史有发展之最,人也有倒霉之最吧。在一次班务会上,班长要求我和小姜两个体能不错的同志带着文工团的新战友一起坚持把体能跑完,结果出事了。那天轮到九班长值班(一共十个班,九班和十班是女兵班),九班长见我那天体能成绩发挥不正常,要求我和小姜加快速度不允许陪跑,但是我没有执行,依然一二一的给战友喊口令陪跑。结果又是惨惨惨。等我跑完了三公里,九班长用家乡话骂了我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我被提溜到主席台升国旗的台子上,全团在场训练的人都被惊呆了,如果平时骂人用傻逼来形容难听程度是一级的话,她那天下午骂我的话大概有九级(多一级怕她骄傲)。我再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在全团人面前“惊艳”亮相了。站在一旁的三排长,面无表情,我想她是不是再想这九班长比她还厉害,说话这么难听。让我有些难过的是,我看到台下,班里的几个战友(我们特别团结要好)居然都因为我被骂的太难听,默默的把所有责任抗在自己身上而哭了(我至始至终没有说这是班长下的任务)。

我想在我的人生中,应该不会遇到比那天更加糟糕的状况了吧,什么领导批评,同事纠纷啥的,比起那天都是浮云。还记得那天下午,被骂完,又被罚了10公里的额外训练,班长觉得特别对不起我,要和九班长理论,被我拦住了。战友们都去打水小值日了,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不停的安慰自己,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在这时,我听到门口三排长和九班长正在讨论腌萝卜的事,我看着她们的背影,突然像开了窍似的,想明白一些道理。我主动走过去,蹲下身来,帮她们一起收萝卜,九班长对我的这一举动非常诧异,呆呆的看着我,又说了几句客气话,批评的有些过头了,有些话不是说给我听的之类的。我微微一笑,说出了我从来没想过会从我口中说出的话。因为我确实认识到顾全大局和军人荣誉这几个字的意义。我还清楚的记得三排长看我的表情,那是她第一次对我笑。

我知道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这是破茧成蝶的一次成长,靠的是三排长对我的锻造及自己对人生观的悟性。新兵下连队,新连长找我谈话,居然是最后一个找的我,心里非常忐忑。连长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就叫王帅。我说连长认识我?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连长一笑,常听袁排长提起你,当时感觉不好,冤家路窄,下了连队的三排长依旧是我的排长。真是一首《凉凉》就要送给自己。连长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我听袁排长说你很能说的嘛,怎么看到我词穷了?我说还好还好,然后就又冷场了。连长哈哈一笑,袁排长可是很少夸人的,在我面前多次说今年带了个好兵回来,怎么看着你的反应和她说的不一样呀。我当时整个人都蒙了,不可能呀,绝对不可能,我应该是三排长最不喜欢的人了,这话从她口里说出来反正我是不信。连长像是看出了我的小心思,说道,小袁刀子嘴豆腐心,别看她平时凶你,我估计你没少挨过她的骂吧?我这怎么接话呢,只能继续保持沉默。他继续道,其实,一个领导经常批评你或许是另一种爱护你的方式。那天下午的谈话,全程我都是在满脑子的省略号,问号,惊叹号中渡过的。

在我快要离开部队的时候,她对我说,丫头,你是个好苗子,只是刚入伍那会,我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我,冲动,骄傲,还有些自负。我想通过我的方式杀一杀你身上的锐气,让你能够在挫折中成长。看样子我做对了,但是人生的路还很长,你只是通过了部队这一关的考验,在未来的道路中,你还会经历很多的挫折和考验,希望你可以带着部队教会你的本领和能力去做更好的自己。

三排长与我,是严师与徒弟的关系,虽不一定很优秀,却让我明白,有一些人用你并不一定喜欢却很有效的方式守护你的成长。